中国绿色经济发展研究

时间:2019-03-25 12:58:29 来源:三府湾新闻网 作者:匿名



中国绿色经济发展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发展绿色经济,是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经济发展方向。文章介绍了绿色经济的背景和内涵,以及中国绿色经济发展的必然性,介绍了国外发展绿色经济的经验。指出中国绿色经济发展的阻力是落后的绿色发展观,落后的绿色技术,资金支持不足,绿色金融发展缓慢,法律制度缺失。为此,为了发展绿色经济,中国应大力发展绿色产业,充分利用绿色金融和绿色金融工具,建立政府绿色评估体系,转变绿色发展观。

关键词:绿色经济;国外经验;绿色金融;绿色金融

一是绿色经济的背景

自英国工业革命以来,经过数百年的发展,人们享受到了经济增长带来的便利。与此同时,传统工业文明带来的弊端正在增加:全球气温上升,空气污染增加大型和稀有物种濒临灭绝......各国开始反思这种经济增长是否可持续。 1961年,联合国在《联合国发展十年》提出纯粹的经济增长不等于发展。除了“数量”的增长要求之外,发展本身在“质量”方面更为重要。 1962年,美国海洋生物学家雷切尔卡森出版了这本书《寂静的春天》,该书全面,系统地,深刻地揭示了污染对生态系统的影响。在1972年瑞典首都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上,有人指出“人类必须利用知识与自然合作建立更好的环境......保护和改善人类环境已成为一项紧迫的目标。 “在这种背景下,“绿色经济”一词最初是由英国环保主义者皮尔斯于1989年提出的。

二是绿色经济的内涵

“绿色经济”一词最初是由英国环保主义者皮尔斯于1989年提出的,并主张在环境可接受的范围内发展经济,但没有明确界定这一概念。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许多学者对“绿色经济”的概念进行了更深刻的解释。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对人与自然关系的认识逐渐深化,“绿色经济”的概念也在不断扩大。简而言之,“绿色经济”的概念经历了两个阶段,即工业文明的“绿色经济”和生态文明的“绿色经济”。1.工业文明的“绿色经济”。在工业文明时代,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物质利益,人们创造经济价值,牺牲了大量的自然资本和生态资本,牺牲了生态环境。从本质上讲,传统的工业文明经济发展模式是一种“增长优先”的“黑色经济”发展模式。为了遏制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人们开始大力发展环保产业,希望能够解决经济发展过程中伴随的环境问题。工业文明类别中的绿色经济概念认为,只要经济增长的成果能够抵消资源和环境的退化,发展仍然是可持续的,强调消除经济增长对环境的负面影响。管端治理的观点。环境治理的制度力量具有第一污染和治理的特点。工业文明的“绿色经济”提出了经济增长的绿色改善,主张解决环境问题应该从最终到生产过程,这仍然是人与自然对立的发展观。总的来说,工业文明中的“绿色经济”基本上是对传统经济的补救,要求在缺乏经济模型的情况下提高效率,而不考虑经济模式本身需要改变。

2.生态文明的“绿色经济”。 2008年,全球能源危机,粮食危机和经济危机爆发。为应对全球能源危机,刺激经济复苏和创造新的就业机会,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启动了《全球绿色新政》(全球绿色新政)。试图通过“绿色新政”解决上述问题。 2012年里约热内卢可持续发展大会提出了一项绿色经济,以解决可持续发展和贫困问题。新的绿色经济理论考虑了生态目标,经济目标和社会目标这三个目标。同时,提出了绿色经济的新概念:第一,要求绿色经济将投资从传统的自然资本消费转向维护和扩大自然资本;第二,在保持经济环境的同时保持经济增长;三,要求绿色经济促进社会公平作为有效解决贫困问题的目标任务。生态文明的“绿色经济”是一个低碳,资源节约型和社会包容性的经济体。生态文明的“绿色经济”需要现有产业的绿色转型,建立经济增长与生态环境优化相结合的经济发展道路,关注贫困等社会问题,促进和谐发展。人与自然。与社会协调可持续发展。

第三,中国发展绿色经济的必然性

1.环境污染严重。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经济发展因其落后而被视为唯一的任务。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主要得益于高污染,高能耗,高排放的企业,这些企业带来了许多环境问题。在这个阶段,中国的水污染,空气污染和土壤侵蚀严重破坏了生态环境,严重影响了人们的生活质量,威胁着人们的健康。 2016年,在全国6 124个地下水质量监测点中,水质优良,仅占10.1%和25.4%;在338个地级以上城市中,254个城市的环境空气质量过高,占75.1。根据第一次全国水利调查,中国土壤侵蚀总面积为294.111万平方公里,占全国土地面积的30.72%。根据世界银行的估计,中国约有178,000人因空气污染而患有呼吸系统疾病。

2.人均能源减少。中国人口众多,人均能源低。不可能依靠广泛的生产和管理。据统计,中国的人均煤炭,石油和天然气仅占世界平均水平的69%,6.2%和7.7%,而中国的人均GDP增长能耗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三倍。这些资源限制使我们不得不转向集约经济。前者广泛的生产经营只会耗尽资源,不能保证经济的持续增长。

3.生态破坏严重。中国经济发展不平衡。在一些偏远地区,由于历史和运输原因,基础设施不足,经济发展缓慢。在经济下行压力下,这些地区的发展经济坚持“尊重金山阴山不绿山绿山”的理念。这些贫困地区往往是生态环境中最脆弱的地区。由于工业的盲目发展,生态环境造成了巨大的损失。4.新能源资源丰富。中国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在发展新能源和绿色经济方面具有可行性。中国在四川,云南和西藏等西部地区拥有丰富的水资源。与此同时,水电技术已经成熟。中国的太阳能资源相对丰富。该国三分之二的年度光照时间超过2,200小时;内蒙古,西藏等地区风能丰富;生物质能从植物残渣中提取,如稻草和米糠。中国也有足够的原料来开发生物质能源。第四,发展绿色经济的国际经验

1.瞄准可再生能源。欧盟已将新能源的发展提升为国家战略。 1999年,欧盟发布了一份白皮书《可再生能源战略》,其中规定了可再生能源在消费中的比例,促进了各国能源发展的合作。 2010年,欧盟提出“欧盟”。 2020年战略规定,在2020年欧盟的能源结构中,新能源占20%以上。各成员国必须通过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和新能源新政策,完成相应的指标,提出保持新能源发展的竞争。力。

英国的国家战略文件《可再生能源战略》成立于2009年,计划到2020年用可再生能源和核能等低碳绿色能源生产40%的电力;德国于2009年颁布了《可再生能源法》,计划到2020年再生能源。电力占总电力的30%;法国于2008年启动了可再生能源发展计划,预计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消耗将占能源消费总量的23%。

2.注意财务角色。在发展绿色经济时,各国重视政府的财政角色。首先,为发展绿色经济提供专项资金。 2009年7月,韩国采取绿色增长作为国家战略,并计划在五年内投资107万亿韩元,以发展绿色经济。德国在2009 - 2010年期间花费了1050亿欧元来刺激经济,重点是发展绿色经济。在金融危机期间,美国8,000亿美元财政拨款中有八分之一直接用于清洁能源等绿色产业。第二,征收环境保护税。 1960年,荷兰将绿色税收纳入税收制度,成为第一个征收垃圾税的国家。 1991年,瑞典征收环境税,对燃料征收二氧化碳税,并对农业中的化肥和农药征税。三是开展政府绿色采购。 1991年,美国不得不优先考虑政府采购中的绿色产品,并设定了最低限额。绿色产品的价格可能略高于具有相同功能的产品的价格。 1979年,德国率先采用环保标志来区分绿色产品,并规定政府机构应优先购买绿色产品。3.绿色金融体系完整。绿色金融是指通过贷款,债券发行,私募等一系列金融手段,将社会资金投入环保,节能等绿色产业。为促进绿色经济的良性发展,许多发达国家的金融业支持绿色经济。许多发达国家早已发现环境问题,并且在金融体系中早已做好准备。例如,1974年,西德建立了环境银行。 1991年,波兰还成立了一家环保银行。这些银行的出现是为环保产业提供特殊贷款。以及限制高污染企业财务行为的特殊立法。例如,1978年,美国颁布了《综合环境响应补偿及责任法》来限制有环境问题的污染企业的发展。

五,中国对发展绿色经济的抵制

1.发展理念落后。绿色经济概念的落后反映在三个层面:第一,在政府层面,政府层面使用GDP作为主要的业绩参考标准。只计算经济增长值,不考虑环境承受能力。只关注政府收入的增加,然后投资投资时,不考虑环境与项目之间的匹配程度。近年来,生态脆弱地区往往是经济不发达的地区。当地政府一直渴望吸引企业投资。在吸引投资方面,尚未充分考虑企业的类型是否与当地的自然环境相符,从而形成了生态环境。损伤。第二,在企业一级,许多企业的目标是最大限度地追求经济效益,仅仅追求经济利益,不承担企业的社会责任,使企业不考虑自然环境的抵御生产能力。第三,在个人层面上,人们经历过温饱后,“多买,多扔,多吃”的“物质主义”生活方式已成为许多人追逐的生活方式,而“奢侈之风”则是变得越来越强烈,缺乏对资源消耗的考虑。

2.绿色技术落后。中国的工业体系以高能耗,高污染和高排放为主导。这些产业为社会吸纳了许多就业人员,是经济增长的重要来源,但也污染了环境,破坏了生态。 2012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为51.9万亿元,占世界总量的11.6%,但却消耗了世界60%的水泥和50%的钢材。中国的能源强度是世界水平的2.3倍。企业通常只是通过扩大公司规模来扩大生产,并真正投入研发以改进生产方法。在真正的高科技,低能耗新能源产业中,科研投入低,技术水平落后于全球,尚处于赶超阶段。由于绿色技术的高风险和低回报率,中国的风能,太阳能和核能等新能源技术仍存在一定差距。3.财政支持不足。中国绿色经济的发展起步较晚,没有稳定的专项金融基金来支持绿色经济。在税收方面,保护环境和促进生态绿色税收并不系统。它缺乏整体概念的科学设计。它只对产品的最终链接征税,而执法是不够的。自然资源价格低,能源消耗低,污染环保的绿色产品低于同类产品,没有价格优势,导致竞争力下降。在政府绿色采购中,没有明确的绿色产品采购指标,绿色采购标准相对较低,绿色采购监管不到位,在实施过程中没有严格执行。

4.绿色金融发展缓慢。中国的绿色金融发展时间相对较短,规模较小,远远不能满足实际需要。绿色工业企业社会融资渠道狭窄,程序复杂。在实践中,金融从业者,地方官员和企业在开展金融活动时不考虑企业社会责任。在实施方面,从业人员,企业和监管机构的信息不对称,企业的环境信息不足。

5.法律制度缺失。中国的法律只规定了污水和大气排放的处罚。中央和地方法律之间存在冲突和重叠,执法要求并不统一。并且在执法过程中没有严格执行。许多公司对排放权交换罚款。在应对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保护,湿地保护,土壤保护和土地荒漠化方面没有相应的法律。绿色经济涉及权威部门工作的许多方面。实际上,管理部门经常存在冲突,空缺和不足之处。法律之间缺乏协调与合作。

6.中国发展绿色经济的对策建议

1,大力发展绿色产业,加快产业升级。从狭义上讲,绿色产业是一个旨在防止环境污染和保护生态环境的产业。从广义上讲,它是一个低污染,低能耗,低排放的行业。发展绿色经济,必须实现产业转型,把这些以前的“三高”产业转变为“三低”产业。在中国的经济结构中,第二产业的比例非常大。但是,由于开发时间短,基础薄弱,中国大部分行业主要是耗能。高污染,高排放,高消耗的行业是中国的生态。环境带来了很多负担。例如,中国的煤炭,钢铁,焦炭行业,低技术,高污染,高排放和这些行业的产能过剩。因此,有必要加快产业升级,利用“供给侧”改革淘汰项目前产能过剩,转变“高污染,高排放,高消耗”的生产方式,提高行业技术含量,减少能源消耗,转化为“低污染”。 ,低能耗,低排放模式。与此同时,中国应加快生物能源,地热能,风能和太阳能等新能源产业的发展。这些新能源产业是环保产业,是生态文明体系下的绿色经济。新能源产业的发展解决了经济发展问题,不会对环境造成破坏。最后,要转变农业发展模式,建立绿色农业体系。大力推进农业生产资源的经济生产,清洁生产工艺,无害化处理废弃物。促进农业清洁生产,减少农业中农药和化肥的使用,加强农业废弃物的综合利用。

2.增加绿色财政支持。中国首次提出,2015年国务院发布了绿色金融的顶层设计《建设生态文明体系总体方案》。中国的金融体系占绿色金融的一小部分。发展绿色金融衍生品,吸纳金融人才,为更环保,节能的产品提供财务保障。

我们将加大对绿色金融的政策指导,并引入绿色信贷支持政策。对于从事绿色经济研究和开发,设备投资和流程改进等活动的民营企业,政策制定银行将根据不同情况提供不同水平的政策性贷款利率。为符合上市要求的绿色公司提供便利的上市公司服务。

3.注意财务角色。要发展绿色经济,我们必须发挥政府的财政作用。

首先,我们必须增加政府购买绿色产品的比例,进一步完善政府的绿色采购制度。政府采购的绿色标准不仅要求最终产品符合环保技术标准,而且产品必须符合从研发,生产,包装,运输,使用,回收和再循环到环保要求。整个废气过程。

其次,我们将对节能,环保,高科技,新能源等绿色产业实施财税激励。政府应根据科学指标制定符合科学指标的产业政策,实施这些产业的减税政策,提供土地,资金和其他资源,发展绿色产业。这些行业应简化行政审批,并提供支持绿色产业的所有便利条件。 。

第三,对生态脆弱的地方进行生态补偿。在一些贫困山区,由于自然资源的限制,有必要保留青山绿水,实行退耕还林政策。要做好移民安置工作,合理分配生态补偿资金。

4.制定绿色评估指标,转变政府评估体系。过去,由于简单的GDP评价指标,官员们忽视了对生态环境的容忍,导致政府单方面追求经济增长。要发展绿色经济,首先要制定科学的绿色指标评价体系,兼顾经济增长和生态环境,编制生态环境资产负债表,纳入官方评估体系。改变过去的经济增长评估作为官方绩效的唯一评估标准,并由于工作疏忽导致生态破坏,对现任官员实行终身问责制度,有必要依靠绿色指标对官员进行全面调查。5.转变发展观念,建立绿色行为和消费观念。由于中国的绿色产品产量不够高,在市场上,其价格往往高于普通产品。例如,有机蔬菜往往比同类产品贵得多,因此销售往往不好。政府应树立群众绿色消费观念,利用舆论推广绿色知识,宣传绿色产品的利益,让社会接受绿色产品,绿色生产,绿色旅游,绿色消费。

引用:

[1]高洪贵,陈伟。两种发展视角下的绿色经济[J]。生态经济,2016,(8)。

[2]朱大建。从“里约20强”看绿色经济的新理念和新趋势[J]。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2,(9)。

[3]张敏。欧盟绿色经济的创新发展路径与前瞻性研究[J]。欧洲研究,2015,(6)。

[4]刘恩云,常明明。国内绿色发展研究前沿研究综述[J]。贵州财经大学学报,2016,(3)。

[5]王兵,9。馓?。节能减排与中国绿色经济增长 - 基于全要素生产率的视角[J]。中国工业经济,2015,(5)。

作者简介:孙晓燕(1983-),女,汉族,河南省平顶山市,博士。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学生,劳动力市场资源配置研究方向;杨忠兵(1977-)(通讯作者),男,汉族,四川省遂宁市,贵州师范大学体育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是体育政策;孙伟(1987-),女,汉族,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博士。中央党校国际政治学院,联合国研究和欧洲研究的研究方向。

收稿日期:2018-06-12。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